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01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0



两天的休息时间,对国家队队员来说好像不存在似的。

眼睛一闭一睁,复盘,研究俄罗斯队的战斗视频;再一闭一睁,磨合团队战术,研究擂台图特征。

下午五点,集体上大巴,出发;六点半,晚饭送到(香飘十里以至于俄罗斯队过来敲门……不理他们),开吃;七点半,上场。

今天的看台上,五星红旗覆盖的面积,又比上次扩大了一片。

大大小小的国旗,覆盖了中国队一侧三分之二的看台。有身穿国家队应援服的汉子把袖子卷过手肘,卖力摇着一人多高、五尺多长的国旗;有玉雪可爱的小女孩坐在妈妈身边,举着巴掌大的小红旗来回摇晃;有美丽的姑娘拿油彩在脸颊上画了红色的方块,再蘸着金粉细细勾勒五星……

当然,蓝雨蓝微草绿霸图黑红轮回黑白黄……各种应援色的荧光棒和荧光板,也明显比上一次多了不少。周泽楷眼尖,甚至看到有人抱了个大大的一枪穿云等身立牌,也不知道是千里迢迢从国内带来,还是在当地现场定做。

至于立牌旁边,那个和立牌同样高度,却宽出去不止一圈的企鹅玩偶……

周泽楷决定当做没有看到。

相比之下,穿着队服、抱着笔记本或者战术平板,在vip席位上肃然端坐的陪练们,正常得都有些另类了。

“好了现在我们看到,双方选手都已经坐进了比赛席。”瑞士当地时间七点半,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半,世邀赛的电视转播,照常以潘林的没话找话开始:

“中国队比赛席的前两排,十四个座位无一空缺,看来张新杰的恢复状况不错,本场比赛可以正常出赛。”

“是的,这真是一个好消息。”李艺博接口:“特别是我们今天早上得知,世邀赛组委会通过了韩国队的申请,发布了一条补充规则。所有参赛选手,都必须用自己在职业联赛中使用过的账号卡出赛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像小组赛第三场,叶修使用石不转出场的事件,是不可能再发生了。”

刷的一下,监视屏上的弹幕厚度,以触目惊心的速度飞速增长。

“棒子最讨厌了!”

“就喜欢搞这些小花样!奥运会黑哨……世界杯黑哨……LOL比赛拔电源……”

“不是我说,这规则本来就有漏洞啊。好比说刘小别上场比赛,忽然拿了夜雨声烦出来,人家能答应吗?”

“规定只能用国家队账号不就行了吗?”

“别的队伍不答应啊!我翻墙看新闻,说是其他国家对这样修改都不感兴趣,人家更希望把替补选手解放出来,等同正式选手参赛来着。支持的人太少也麻烦啊!”

“那现在呢,争下来了没有?”

“还没消息……”

眼看着弹幕已经从吐槽变成了版聊,潘林心底里刷刷狂汗,赶快拉回话题:

“淘汰赛的规则,与国内的季后赛相似。赛制为擂台赛+团队赛,擂台赛各出5人,团队赛各出6人,计算人头分。双方各有一次主场选图权,打成平局则当天抽取备用图,回复20%血打加时赛。”

弹幕表示情绪稳定。

规则我们都明白,求介绍俄罗斯队小帅哥……哦,更重要的,还有小姐姐……

虽然俄罗斯大妈大家都懂的,但是,以电竞选手的年龄,现在出镜的,可妥妥的都是优质美少女啊!

当然,身为荣耀界的金牌解说,潘林和李艺博,还是不可能掉节操掉到这份上的。他们的介绍工作还是中规中矩:

“俄罗斯国家队是一支相对年轻的队伍。俄罗斯的荣耀职业联赛,迄今为止,仅仅举办了8个赛季,有18支队伍参加角逐。本次参加世邀赛的队员平均年龄22.8岁,平均赛龄4.5赛季。相比之下,中国队,咳,含领队,平均年龄是24.79岁,平均赛龄,不计中途退役,则是6.8个赛季。”

两个特地强调的附加条件,引起了弹幕上一片233333。

“俄罗斯队的队长亚历山大·伊万诺维奇,也是一位战斗法师,使用武器为战矛。亚历山大选手到现在为止,已经打了六个赛季,也就是说,和周泽楷算是同一赛季出道。除了他之外,俄罗斯队的选手还有……”

潘林翻了翻手里的列表,一口气念了下去:

“元素法师,枪炮师,剑客,狂剑士,魔剑士,盗贼,术士,拳法家,柔道,驱魔师,牧师,守护使者。替补神枪手。”

选手的姓名?

角色名?

那种东西,等双方选手上场再念就好了。现在一口气报一大堆俄国人名字,绕来绕去的,反正也没人记得住好么。

“现在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1点55分,苏黎世当地时间晚上7点55分,距离开赛还有5分钟。我们看到,叶修已经起身走向裁判席,应该是去报备第一位上场队员。大屏幕上打出了第一位选手的名字,他是——”

轰的一声,观众席上,喧嚷的声音瞬间高了一调。

高高举起的人形立牌旁边,那只胖企鹅晃了两晃,一头栽到前排两人的肩膀上。

“周泽楷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


擂台赛地图大致定好了

希望我不要后悔。


以及话说,为啥八赛季的时候,评价黄金一代是正值当打;

 十赛季结束,大家看孙翔唐昊,还是觉得年轻人毛毛糙糙不太靠得住呢?

年龄差距似乎不太能解释这个问题……

作者陷入了深深的思索。

评论(87)

热度(4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