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79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78


作为一张擂台图而不是团战地图,安达卢西亚号颇有些特殊——它的角色载入点是罕见的四个。所以当一枪穿云和朗基努斯,一个刷新在岸上,另一个刷新在船上的时候,事先并没有下功夫研究过地图,纯粹吃瓜看戏的观众们,都小小地友邦惊诧了一把。

但是,这种惊诧也只是一次性的。到方锐上场,海无量出现在船身中央,而朗基努斯立在栈桥起点向上仰望的时候,已经没人惊讶,反而都在放松地指指点点:这次会不会在跳板当中相遇呢?中国气功师会不会立刻往下冲呢?会不会——

“哦~~~~”

一片失望的叹息。

朗基努斯跳上海岸,在礁石顶端顶端来回奔走,手中战矛点点戳戳,舞出一团寒光;

海无量看也不看,一头扎进船舱,消失不见;

观众热烈期盼的天雷勾动地火,两个人硬碰硬打得不可开交什么的,眼见得是不可能了。

“但是他们总要交手的。”

“是的,不是这个下来,就是那个上去。”李艺博很熟练地捧哏:“方锐我们知道是一个很擅长腾挪闪避的选手,船舱里地势狭小,对他而言很有优势;海岸上、栈桥上大开大阖,相对而言战斗法师会更顺手。所以就看哪个选手会更沉不住气一点了……哦,方锐这操作!”

甲板下的第一层是火炮甲板。船舱格外宽阔,整个大厅打通,十门仿古加农炮左右分列。光线从全数打开的十个炮门里斜射进来,使得这个房间一点也不显得昏暗,反而亮堂得有些可爱。

海无量一扎进船舱,立刻就蹦跶着奔了加农炮去。他趴在大炮上冲着炮门外看了看,发现视野很好——最起码能清晰地看见岸上的朗基努斯,又推了一把炮身,便欢快地一个接一个敲打过去。刚敲到最后一门炮,第一门加农炮轰的一声,从炮口里喷出了浓密的火光。

赛场的四面看台上,也是一模一样地轰的一声。声势之响亮,甚至压过了扩音器里加农炮的轰鸣。

“……这炮还真的能开啊?!”

真的能开。

感谢勤勤恳恳——或者说是脑洞巨大的测试组。

中国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,二十个战队背后是二十个公会,随便号令一声就可以召集无穷无尽的玩家,用人力推平地图的每一个角落。

到开赛前为止,有些考验操作的设定,比如跳到桅杆顶上会发生什么之类,或许还没人寻摸出来,这炮真的能开,并且且开了还能打出伤害,早就被测试员们摸得一清二楚了。

至于开炮频率、炮口调整的角度、伤害值多少……除了喻文州和张新杰,所有队员哪怕不亲手尝试,也认认真真地背过数据。

“海无量借助加农炮向朗基努斯发动了攻击……”潘林很快反应了过来。开炮怎么了?船上有炮,炮能开,没毛病啊!赌上资深游戏解说的尊严,拆迁流他都看见过了,区区一门炮能打响,多大点事儿?

“现在瑞典选手的处境就很被动了。朗基努斯本来血量就少,海无量又已经主动进攻,他再不设法接近海无量的话,很可能被裁判裁定为消极比赛。是吧李指导?”

“是的。现在朗基努斯必须设法上船——他回到了栈桥上,开始奔跑,漂亮!”李艺博击节赞叹:“五发加农炮一门接一门地打出,大家注意了,每一次开炮,船体都在剧烈摇晃,方锐对船只晃动和对手奔跑提前量的计算非常准确啊!龙牙,连突,点炸一枚炮弹,战斗法师脚下生成炫纹,继续向前,第二枚炮弹又到!战斗法师跳水了!我了个——”

李艺博险些咬住了自己的舌头。他用力忍住一声脏话:你说这好好一张船图,有海水有礁石也就算了,弄一堆鲨鱼在海里几个意思?现在好了,瑞典那个战斗法师还没打海无量,先跟鲨鱼怼上了……

无论如何,跳下海水的朗基努斯,得到了足够大的闪避空间,再也不必为加农炮困扰。至于鲨鱼之类的,对战斗法师而言,倒还算得上是利弊参半。

以职业选手的操作,小怪总不至于造成多少困扰。消耗了不多的一点法力值以后,朗基努斯身背五大炫纹,沿着船身侧面的梯子爬上甲板,左右一望不见人影,立刻奔下。

……人呢?

火炮甲板的更下方,海无量身上环绕着念龙波的白色气劲,风体云身指示着对手方位,双手合拢如同抱球,早早地蓄好了一记轰天炮。

“轰!”

地板掀开,断木纷飞。这一记轰天炮,直直地把朗基努斯怼到了大船甲板——也就是炮舱的天花板上。

“……小伙子就是心不够脏。”国家队的选手席上,叶修抱着胳膊摇了摇头,由衷感叹:

“是我的话,怎么也得先放个哥布林下来呀!”



是的,之前就说过,安达卢西亚号上是有炮的……

火炮甲板上10门加农炮……


所有炮门打开的样子长这样


从炮门往外看,视野是这样:


中国人说,我们就是人多,把你地图边边角角都摸出来,你待怎地?

评论(37)

热度(4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