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全职聊斋版(韩叶篇)

来自群里 @织言 太太的脑洞。

就是关于全职版聊斋……

那谁那谁和/或那谁都是狐狸的……

本篇镖头韩和狐狸叶






“这是坡上!帐篷的钉子再打深一点!”

“车辆推过去围成一圈!”

“在这里挖一条沟,火堆点在沟外面!”

韩文清围着镖队的营地缓步走着,一边巡视,一边四下里指点号令。霸图的年轻子弟都用崇敬的眼神望着他——边关大战结束,韩文清解甲归田,随后就带着一起还乡的子弟创建了霸图镖局。三年来纵横江湖,已经打下了偌大的名头。

“韩总镖头,开饭了!”

秦牧云远远地叫。韩文清应了一声,仍是巡完剩下的一点路程,才脚步匆匆,往篝火的方向走。出门在外,餐食自然不可能有多精致,火堆上架着一口汤锅,边上烤着堆干粮饼子,然后就是路上打到的两只野鸡,拔了毛切成两半串起来仔细烤了,预备给镖局的几个头头脑脑加餐。

这野鸡得来不易,专门有擅长烹饪的年轻子弟看着,时不时小心翼翼转上一转。韩文清到的时候,野鸡已经烤得差不多了,深褐色的表皮上滋滋地冒着油,忽而滴到火上,就随风吹过一股喷香的肉味来。

这肉味勾得韩文清也开始吞咽口水。他大步流星走向篝火,忽而脚步一顿。

夜未央转着烤架的手也顿住了。

篝火旁边,几十个大小伙子人头攒动的圈子中央,大摇大摆地……走进了一只狐狸来。

镖局押镖晓行夜宿,时不时就要在荒郊野外过夜,狐狸什么的,按说也看得多了。然而寻常狐狸多是远远地在草丛中、林子里探头,看到人来,就一溜烟地跑个没影。这只却是半点也不怕人,一摇三摆地走进圈子,在烤架面前端端正正坐了,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烤鸡。

夜未央:“……”

宋奇英:“……”

韩文清:“……”

“赶它走吧。”张新杰清冷的声音响起。蒋游应声上前作势驱赶,手掌都要撩到鼻子尖上,那狐狸却动也不动,只往火堆的方向微一扭头,忽地一皱鼻子,打了个忍无可忍的小小喷嚏。

韩文清怎么看怎么觉得,那狐狸脸上,分明是个再明显不过的鄙视表情。

“这是狐狸精吧……”

“你不要命了,当着它的面就这样叫!叫狐仙!”

已经有小伙子开始窃窃私语。那狐狸左右望了一圈,又抽了抽鼻子,忽而轻身跃起,一张口,叼走了火堆上架着的半只烤鸡。

“哎哎你不能抢!”

“快抢回来!”

霸图的小伙子们一下子就乱了,人人伸拳捋袖,要拦下那只光明正大前来偷食——不,这应该是抢食——的狐狸。然而狐狸的身形灵活得异乎寻常,左一转,右一转,不知怎么就出了人群。也不走远,就在火光照得到的范围里坐了,两只毛绒绒的前爪捧着烤鸡,一小口一小口,咬得那叫一个有滋有味。

韩文清:“……”

他伸手一拦,冲过来的宋奇英和秦牧云齐齐止步。霸图的总镖头盯着那只坐在地上眯起眼睛,吃得颇为享受的狐狸,沉默片刻,声音里微微带了点笑意:

“没事,让他吃吧。这半只鸡算我的份。”

“总镖头——”

“好了。”韩文清也不再说。他走去火堆边舀了一碗汤,又拿了两个饼子,坐在狐狸对面吃了起来。狐狸眼珠子滴溜溜地望着他,偏头想了想,叼着啃了一半的烤鸡凑近过来,跳到韩文清身边,拿爪子去扒拉他腰带上的革囊。

这是……“要什么?”

继续扒拉。韩文清想了想,解开革囊,把里面的小包一个一个拿出来:“要盐?”

点头。

“……”好吧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上西,半只烤鸡都给你了撒点儿盐算多大事……

 

 

 

美美地吃光了半只烤鸡,那狐狸肚子溜圆,舔了舔爪子扬长而去。一夜无话,第二天镖局扎营的时候狐狸再次现身,这一次,却是叼了一只五彩斑斓的锦鸡过来,走进人群,往韩文清脚下一放。

“请我吃的?”

黑色皮靴上挨了愤怒的一爪。

“让我帮你烤?”

狐狸歪头想了想,伸出爪子,在锦鸡脊背上虚虚划了一道。

“我帮你烤,然后一人一半?”

狐狸满意地坐在了地上,扬起下巴,往锦鸡的方向点了一点。

得,这还越发地大爷了……

韩文清笑了笑,也不在意。荒野行镖多有妖魔鬼怪,这只狐狸如此神异,他一开始就没当成普通走兽对待。再说人家昨天吃了他半只鸡,今天就懂得还来半只,权当是遇到一位知分寸、懂礼节的朋友,帮他烤一下怎么了。

他均匀地转动逐渐散出香味的烤鸡,那狐狸半躺在他身边,长长的大尾巴一下一下在地面上拍打着,时不时用爪子拨一拨面前的某个调料袋子。韩文清就照着狐狸的指示撒盐,撒胡椒粉,撒孜然粉,抹蜂蜜——天晓得那蜂蜜瓶子他藏得挺严实,是怎么被狐狸从包裹里叼出来的……

甜香扑鼻的烤鸡被一剖为二。韩文清拿着鸡腿送到狐狸面前,却见那狐狸在火堆前面躺得越发舒服,根本懒得起身,而是理直气壮地向他张开了嘴。

韩文清:“……”

下一刻,霸图的总镖头出手如电,一把拎起狐狸后颈,把这个懒到出虫的家伙翻了个身,四脚放落地面。

“自己吃!”

狐狸怏怏地坐了下来,双爪捧着烤鸡,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啃。韩文清怎么看,怎么都觉得这家伙垂头丧气,连耳朵都跟着耷拉下来了。

他风卷残云地吃完,解下酒囊。狐狸立刻就抬起了头,韩文清拔开塞子,在手心里倒了点酒,摊平手掌伸到狐狸面前:

“一起喝一杯么?”

手腕上立刻就挨了狠狠的一口。韩文清把手腕举到光亮处看,咬得并不深,甚至没有破皮见血,但是,说痛也真有够痛的。

“抱歉,是我的错。”仔细看了看伤处,韩文清居然笑出了声。他低头看着跳开到一边,尾巴啪啪地抽着地面,耳朵上的绒毛都一根根炸了起来,看上去一脸气鼓鼓的狐狸,认真道歉:

“我是诚心请你喝酒。”他回头,扬声:

“小宋,拿两个碗过来!”

两个碗里并排倒上了酒,狐狸看起来终于满意了。他凑近嗅了嗅,又嗅了嗅,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地舔,越舔越快。韩文清抄起酒碗一口饮尽,刚给自己倒上第二碗,膝头一沉,那只昨天多少人出手都逮不到的狐狸,已经歪倒在了他的膝盖上。

另一只碗里的酒水,赫然还剩一半。

“哇,这就趴下了!”

商队跟镖的伙计凑过来看。一边看,一边眼里冒着光伸手去摸:

“这狐狸可稀罕!瞧这毛皮,一水的火红,大夏天有这么好的毛皮可不容易!韩大爷,把这狐狸卖给咱们呗?”

“胡说什么!”

韩文清伸手一格。那伙计蹬蹬蹬倒退出去几步,再一抬头,看到韩文清陡然黑下来的脸,冷汗立刻就浸透了背心:

“我请他喝酒,他相信我,才会在我面前喝醉。乘人之危,非朋友之道!”

霸图的总镖头长身而起,一手抱着狐狸,另一只手已经攥紧了拳头。喝醉的狐狸软软地趴在他手臂上,尾巴无意识地扫来扫去,倒是那双毛绒绒的耳朵还竖在那里,时不时地向外转上一转。

 

 

 

 

有这么个插曲,狐狸就在韩总镖头的帐篷里睡了一晚。第二天早上,这货又理所当然地跟着他们吃了早饭,然后才跳进荒野,三两下消失不见。

他们这次押镖,为了赶时间,走的是一条荒废已久的古道。既然是古道,那要么道路崎岖塌陷,要么就多有窒碍。前出探路的镖局子弟拿着棍棒在草丛里抽抽打打,转过一个弯,忽然放声大叫起来:

“过山风!过山风!快逃!!!!”

韩文清一惊,从蒋游手里夺过一柄长刀,抢步上前。绕过弯道,前行的霸图子弟已经倒在了草丛里,一道黑线夹着腥风扑面而来,头部高高昂起,却是一条数丈长的黑色巨蛇!

“总镖头!”

“总镖头小心!”

背后弦声鸣动。秦牧云已经张弓搭箭,一箭射来;宋奇英正在向他奔跑;张新杰在大声喝令所有人结阵而战……喧嚣中韩文清心底一片空明,长刀在身前挽出一个刀花,朝着巨蛇刺下的毒牙全力斩出!

闷闷的一声响。韩文清虎口大震,长刀几乎脱手;巨蛇颈部鲜血迸流,脑袋被斩得向上猛然一仰。然而这道伤口并不致命,反而更加激怒了巨蛇,黑色的蛇头一昂一低,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急速弹出,毒牙雪亮!

韩文清咬紧牙关又是一刀。一人一蛇翻翻滚滚地斗在一起,腥风四流,刀光如练,秦牧云和宋奇英明明已经赶到,提着兵刃竟然插不上手去。连续七八个回合过后,韩文清觑准时机,又是一刀斩在巨蛇尾部,那蛇尾鲜血淋漓,竟然被他斩落了半截。

过山风剧痛之下,掉头全力反噬。韩文清双手举起长刀,死死抵住它张开的巨口,双臂却被那异样大力压得格格作响。眼看毒蛇身躯的阴影一分分笼罩下来,蛇口毒涎都快要滴到脸上,一声如风般的呼啸,忽然从耳边掠了过去。

“呜~~~~”

眼前一亮手上一松,再看那毒蛇,却已经头也不回地没命逃窜!

韩文清整个人晃了一晃,几乎脱力,被宋奇英一把扶住。秦牧云越过他飞奔向前,没一会儿,背了那个前行探路的霸图子弟回来。那人脸上黑气笼罩,一条腿肿得快要有腰那么粗,已经昏迷不醒。

“这蛇毒太猛。”张新杰上前诊治,又是放血、又是敷药,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皱眉摇头:

“我无能为力。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

韩文清急声道。张新杰沉吟不语,片刻,似乎下定决心,看着韩文清紧皱的眉头,一咬牙给出了答案:

“世上万物相生相克,但凡毒物所在,七步之内必有解药。只是这毒蛇巢穴不知在何处,只怕我们找到解药回来,人也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脸色忽变惊愕。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回头,却没有看到什么东西,反而是肩头一重,跟着又是一轻。他循着动静再度转向前方,就看见前两夜都来蹭吃的那只狐狸踩在伤者身上,耀武扬威地昂着脑袋,嘴里叼着一支莹莹的绿草。

“这是……解药?”

韩文清惊喜交集。狐狸一低头,把绿草吐在他摊开的掌心,跟着扭过头去,呸呸呸呸一顿乱吐。脸上的绒毛看着都皱成了一团,也不知道这草药有多么苦法。

韩文清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他把药草交给张新杰,看着镖局的药师兼账房先生手脚不停,清洗、碾碎、敷药,看着自家的子弟腿上黑血汩汩流出,血色渐转鲜红,一边从蒋游手里接过水囊,倒了碗水捧到狐狸面前:

“漱漱口?”

狐狸把整张脸都埋进了碗里。

从这一天起,狐狸理直气壮地在镖队里住了下来。每天晚上,霸图子弟们都会看见自家总镖头身边蜷了只狐狸,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,眯着眼睛等韩文清替他烤这烤那。

他们一路顺顺利利地出了山。别说过山风这等凶兽,大一点的、可能对镖队造成威胁的野兽,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一只。车队逶迤下山,最后一只马蹄踏上官道的时候,狐狸突然从车顶上跳了下来,三步两步跳回山道上,回首遥望。

“你要走啦。”

韩文清拨马回到队尾。他翻身下马,双手抱拳,遥遥一揖。

“这一路上,多蒙照顾了。还望保重,有缘再见。”

狐狸歪着头,黑幽幽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。好一会儿,忽地转身没入树林,倏忽不见。

轻啸声连绵远去。那啸声,和当日惊退过山风的呼啸,一模一样。

(敬请期待双花篇,还有王乔高叶篇

(还有喻黄篇

以下是狐狸叶的原型:

评论(42)

热度(3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