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56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5



战线偏斜的直接后果是,中国队右翼,联手奋战的剑与诅咒,压力大增。

两翼齐飞,原本该是相应相援。石不转坐镇中央,均匀的白光有节奏地洒向所有队友,时不时还作势吟唱,像是要丢出一朵神圣之火;

沐雨橙风远远拖后,仗着所有角色中最远的射程覆盖满场,每一个可能出现战局倾斜的地方,都会得到她及时的炮火倾泻;

一枪穿云和索克萨尔左右分开,一打断、一控场,配合无间;

有他们在后方支援,才有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,顶住了对方三个近战。

然而,阵型偏斜,两翼断裂,意味着石不转随着一叶之秋步步退向左后方,眼看着,就要无法再给夜雨声烦治疗;

意味着一枪穿云跟着转向、后撤,枪口射出的子弹,打得到对方元素法师Let it go,却已经打不到另外一边,和索克萨尔你来我往的俄罗斯术士,大熊星座;

意味着索克萨尔能够得到的支援,除了守护在前的夜雨声烦,就只剩下沐雨橙风百忙中腾出手,偶尔飞过来的几枚炮弹。

二对二。夜雨声烦单挑狂剑士红色哥萨克,势均力敌,不落下风;索克萨尔与大熊星座遥遥相对,手段百出,却很显然地……

遇到了一点麻烦。

无他,但手残耳。

这个世邀赛上,是个术士,手速就超过喻文州。

饶是如此,队伍频道里,喻文州的指挥仍然一条接着一条,刷得不紧不慢,气定神闲。

索克萨尔:叶退后,张跟随。

索克萨尔:周、苏注意打断。

索克萨尔:拉开他们。

索克萨尔:少天顶住,慢慢向右。

剑光暴起。

光剑轻盈迅速,重剑缓慢沉重。两柄银武撞得叮叮当当一片声响,夜雨声烦手中冰雨翻飞,流星式,破空式,长空剑击,一个接一个大招滚滚而出,竟是将红色哥萨克压得一步一步向左后方退去。

红色哥萨克退一步,夜雨声烦进一步,索克萨尔也就跟着靠近一步。眼看着,中国队两翼之间裂开的口子,就要在剑圣这一轮全力爆发之下,缓缓弥合,再无破绽。

“中国队的剑客这一段打得非常强硬了……”茶小夏的耳机里,瑞士解说心满意足地评论着:

“的确,阵型被割裂总归不是什么好事。如果剑客不能保护着术士回归本阵,中国队在接下来的战斗力,很可能被人以多打少,干掉控场兼团队指挥……”

可是……

茶小夏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喻文州刚才的指令可不是这样,而七年队友生涯,身为蓝雨当家大神的黄少天,从来不曾违背过队长的指挥……

所以,黄少天的目的是,中国队的目的是……

大熊星座法杖前指。一连串黑色的小箭倏然飞出,排成扇面。一部分打向异常活跃的夜雨声烦,另一部分则划过微妙的弧度,打向他身后吸血术、腐蚀术缠身,步履艰难向前靠近的索克萨尔。

夜雨声烦疾退!

冰蓝色剑光飞速展动,夜雨声烦和身一拦,用自己的身躯,为队长挡住了接下来的攻击。索克萨尔再度趋前几步,而牧师十字架上柔和丰沛的白光,终于笼上了术士暗紫色的长袍。

大回复术落下。虽然不是治疗量最大的圣言回复,索克萨尔的血线,也肉眼可见地向上涨了一截。他再次随着夜雨声烦的冲锋向前靠拢,而中国队背后的看台上,安心的吁气声,也就跟着此起彼伏,响成一片。

然而,一口气还没有吐尽,已经化作了满场惊呼,雷霆炸响!

炸响的分明是炮弹。不是沐雨橙风的重炮,而是来自NPC的、确切说是来自地图设定的炮击,当空直坠。

气浪翻卷,碎冰飞溅。已经被各个角色的脚步踩实,又被众多攻击蹂躏成半透明的冰层,轧轧作响,轰然碎裂。

下方水光幽然、边缘蛛网状绽开的,面积足有三个身位格的大洞,在红色哥萨克背后、大熊星座与巴伦支手术刀的中间,在中国队的左右两翼当中,气势汹汹,张开巨口。

与此同时——甚至是炮弹还没有下来的那一刻,俄罗斯队术士的指令,已经干净利落地跳起在队伍频道。

大熊星座:顶开!

红色哥萨克双臂一震,一道血光从周身泛起,却是开了狂剑士25级技能“狂暴”。重剑咆哮,劈头盖脸地向夜雨声烦砍去,再加上大熊星座在后辅助,夜雨声烦一时竟被砍得连连后退;

守护使者红菜汤手提巨斧,金黄色的光芒自内向外透出,化作一蓬柔和的光罩套在身上。顶着这个可以抵挡任何伤害的圣盾术,他大大咧咧地往Let it go面前一站,元素法师安心吟唱,无畏无惧;

巴伦支手术刀手中光剑一扬,一圈凌厉的剑气蓦然荡开,剑定天下!

一叶之秋退后,再退后。Let it go手中法杖魔力凝聚,天雷地火、火之鸟、雷霆末日,一个接一个的强力法术倾泻而下。配合着巴伦支手术刀手速提到极限的幻影无形剑,一步,一剑,一杀,转瞬之间,就把拼命掩护队友的一叶之秋,从两列车流的中央,迫到了车流的另外一侧!

此时此刻,中国队的左右两翼的距离,已经被撕开了超过20个身位格。遥遥对望,不能相援。

而先前还在左首,与巴伦支手术刀合力攻击一叶之秋的胡桃夹子,已经转身奔去右首,与狂剑士红色哥萨克、术士大熊星座汇合,一矛一剑,直指夜雨声烦!

车声隆隆,铁流滚滚。马蹄声、銮铃声,雪橇划过地面的声响,远远而来。




金庸先生千古。

评论(68)

热度(3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