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54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53


以一敌二,一叶之秋的强悍表现,迅速燃烧起了观众们的热情。看台上,男男女女,忘情呼喊声一遍又一遍震响:

“叶修——”

“一叶之秋——”

然而,从陪练组的看台到下方的选手区域,却在这一片沸腾的喧嚣声中,安静到了冷肃的地步。

邱非紧拧着眉,一言不发。他背后,唐柔小小地讶异了一声:“怎么……”

声音旋起旋止。等不到下文的戴妍琦忍不住碰了碰她:“小唐姐,怎么了?”

唐柔无意识地摇了摇头。沉默片刻,她终于对这个世邀赛期间同出同入,看比赛时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姑娘,小小声吐露了自己的疑惑:

“怎么就上大招了……”

是啊。怎么就上大招了。同样的疑惑在孙翔这里表现得更加直白——国家队正选的战斗法师死死盯着屏幕,眉头紧锁,几分焦躁,几分疑惑:

“啧——”

屏幕上光影早已变幻,年轻战法的瞳孔里,犹自闪耀着百龙流星打残留的光华。层层叠叠的矛影尽头,是一左一右,一重一轻的两道剑光——

三段斩。崩山击。拔刀斩。十字斩。

明明不是必须用百龙流星打的,明明,天击,龙牙,连突,落花掌圆舞棍,这一系列轻快的小招就能拦下的。小招起手,生成炫纹进行增益,这才是战斗法师正统的作战方式。可是,可是……

可是,现在屏幕上执掌一叶之秋的这个人,才是定义“战斗法师正统作战方式”的那一位。心底有一个声音这样说着,却并没有多少说服力——紧盯着屏幕的孙翔分明看到,方才百龙流星打的连续攻击中,至少有三次打在空处,未能奏功。

是太久没有用战斗法师出赛吗?

还是,不熟悉改过属性的一叶之秋?

早知道,早知道——

孙翔一刻不停地挪来挪去,跟椅面上栽了钉子似的,坐立不安。身边,肖时钦用余光飞快地瞟了他一眼,忽然笑了。

“不急,先看。”

选手席上,唯一没有上场的战术大师笑容清浅,语声舒缓。

笑声中,夜雨声烦飞一般赶到,冰雨扬起,接过了狂剑士红色哥萨克的攻势。一叶之秋压力稍缓,战矛翻飞,便与巴伦支手术刀打了个有声有色,势均力敌。

安德烈·加布洛夫斯基越打越是兴奋。虽然以一敌二,虽然战矛的攻速不如光剑,可是,对方要接住他和狂剑士两人的合击,竟然必须依靠百龙流星打提供的攻速加成。而且,之后两人单挑,对方也不见得如何出彩,虽然总是能在最后一刻补上疏漏,却也可以看出,操作明显有不纯的地方——

这就是中国曾经最强的战斗法师,让队长他们如临大敌的,一叶之秋的前主人么?

“不过如此!”

队伍频道里,俄罗斯剑客信心满满的评价,飞快跳出。

此时双方已经全面交火。近战,远程,各种各样的火力犬牙交错,将天地间翻飞的雪花搅成一团混沌;唯一看似没有全情投入战斗的,就是双方的战术指挥,巧得很,都是术士。

导播飞快地拉了个小窗口,把双方的队伍频道左右对称,拼在一起。镜像也似,来自术士的一条一条指令,有条不紊地飞快刷出。

大熊星座:莎拉隔断,伊戈拉开。

索克萨尔:黄,退右。苏,干扰中央。

夜雨声烦和红色哥萨克、一叶之秋和巴伦支手术刀,两组近战之间,暴风雪呼啸着降落。Let it go出手的同一时刻,刺弹炮倾泻而下,尖锐的弹头鸣啸着一分为八,笼罩在两位剑系职业头顶。

大熊星座:亚历压迫。阿尔冲前。

索克萨尔:周扰元法,叶顶上,张封术士。

一枪穿云高高跳起,飞枪退后,瞬间离开了胡桃夹子的攻击范围。荒火碎霜分指两个方向,一半火力向胡桃夹子倾泻,另一半的子弹,已经对准了15个身位格之外,裙裾飞扬,法杖高举的Let it go。然而美丽的女元素法师毫无畏惧,两道冰墙呈夹角落下,Let it go缩身冰墙之后,杖头光华流转,显然又有一个大招开始吟唱。

砰、砰、砰!

急促的射击声追逐而来。没有人能无视元素法师的地图轰炸能力,喻文州不能,周泽楷也不能,更何况,周泽楷被分配的任务,恰是看住对方的元素法师。

第一枚子弹落下,冰墙一震,现出一个黑点;第二枚子弹,蛛网般的裂纹四下绽开;第三枚子弹,冰墙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,碎冰飞溅——

叶卡捷琳娜·莎拉波娃紧紧盯着冰墙上的裂纹。作为上一场的擂台赛首发,她亲身和这位中国队的神枪手完整打了一场,深知对方的操作有多么强悍。区区冰墙而已,她从来没指望这样就能拦得住一枪穿云,但是好在她需要的,也只是暂时性的遮蔽片刻……

她谨慎地操纵着Let it go移动了一步。这是必要的,她对自己说,虽然移动施法要牺牲一点吟唱速度,但是一步之遥的距离和角度变化,已经保证了第四颗子弹,不可能透过那个小孔射中自己。

然而——

砰。

Let it go全身一震,杖头光华,瞬间消失。

第四颗子弹,打断吟唱的那颗子弹,竟然不是透过冰墙上的孔洞,而是从冰墙顶端越过!

先前三枪都是佯攻,这一发曲射,才是一枪穿云最致命的杀招!

可是,这全神贯注的四次射击,这三枪佯攻和收到成效的一枪主攻,打断Let it go的同时,却也让周泽楷的注意力,从胡桃夹子身上,分了一半到Let it go身上。荒火转向Let it go,压力顿轻的胡桃夹子一步踏前,矛光大盛。

这一瞬间,所有的压力,都落到了却邪飞舞,正和对方剑客打作一团的一叶之秋肩上。

黑衣黑甲的战斗法师仓促转向,意图拦截全速冲锋,去攻击石不转的胡桃夹子。战矛与战矛铮然交击,火花爆起,满场中国观众的惊呼声中,一叶之秋——踉跄跌出!




哎呀什么时候才能写到高潮啊……急死我了!

评论(67)

热度(3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