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51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50



亚历山大·伊万诺维奇收回目光,轻轻吁气。

中国队的这位替补选手……

从对面看台上近乎疯狂的呼喊来看,中国观众对他的信心,还真是够强的。

第一、二、三赛季冠军队队长。第十赛季冠军队队长。中国国家队战斗法师账号卡,一叶之秋的原主人。

迄今为止两次出赛。一次使用其第十赛季的账号卡,散人君莫笑;另一次,使用牧师石不转。

两次比赛均有不俗表现。

至于这一位在战斗法师上的功力……

亚历山大回忆着之前看过的,中国职业联赛第八赛季的战斗视频。时间紧迫,不是正主,第八赛季时又没升75级,他并没有把这段视频作为重点研究对象。现在回想起来,只能想起这位一叶之秋的前任执掌者,技术确实老辣。但是,比他自己的水准究竟如何?

考虑到75级阶段,那位退役选手一直都没在比赛里用过战斗法师,考虑到账号卡易主之后有过种种改变,两人能发挥出的水准孰高孰低,那还真是要打过才知道。

所以……

“队长,待会儿我们上场,计划不变么?”

俄罗斯队的队长,俄罗斯最强的战斗法师与站在他身边的队友,负责本场战术指挥的术士贝基·佐布宁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。

“是的。计划不变。”

黑暗的比赛舱内,所有电脑屏幕同时亮起。地图载入,角色载入,六位中国选手还没来得及看清地图,已经觉得眼前的屏幕震了一震。

耳机里,炮声隆隆,山摇地动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屏幕顶端,地图名称一晃而过。

生命之路。

场馆中央,白雪皑皑的全息投影蓦然拉开。

白雪并不是这张地图里唯一的颜色。甚至并不是主要的颜色——弥天大雪里炮火横飞,时不时就有炮弹落下,在惨白的冰面上炸出一个或深或浅的凹坑。两列深绿色的卡车在炮火中相向而行,视线所及,到处都能看到横在冰窟窿里,慢慢下沉或者已经没顶的车身。

车斗并未装满:其中一个方向的卡车,每辆仅仅装了两箱物资,即便如此,冰面还在车轮下吱吱嘎嘎作响,看上去时时刻刻像是要碎裂。驾驶员甚至是站在车外,扒着车门转动方向盘,以便随时可以跳车逃生。

与它相反方向的卡车里,横七竖八地躺着些伤员,有些提着枪,握着刀,有些……就只能无力地闭着眼睛,血染衣襟。

在更远的一些地方,还有马拉雪橇的车队在行进。马儿一个跟着一个安静地走着,雪橇上堆放着一袋袋面粉,车夫一动不动地坐在上面……

“俄罗斯队选择了对他们来说,非常有意义的一张主场图……”双方尚未接战,潘林照例抓紧时间解说地图背景:

“这是二战当中,苏联卫国战争的著名一幕:1941年夏开始,德军重兵围困列宁格勒长达900天,与外界的联系几乎全被切断,数以千计的人们因为饥饿丧生。这时,唯一能够联系上外界的,通过拉多加湖冰封湖面的公路,就成了列宁格勒的‘生命之路’。

这条‘生命之路’,也是一条‘死亡之路’。因为纳粹空军疯狂的袭击、轰炸,加上恶劣的天气和冰层的断裂,苏军的每次运输都要损失将近一半的车辆、人员。车毁人亡,比比皆是……”

镜头掠过冰面,掠过车队,落向地图尽头的刷新点。整张地图略呈长方形,从车流方向上判断,俄罗斯队的刷新点在靠近城外,也就是德军方向的那一头,而中国队的刷新点,则落于靠近城内的一边。

转播镜头推近。登陆保护解除,中国队的六个角色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,开始向地图中央进发。与此同时,一行文字闪了一闪,毫无预兆地跳出公共频道。

一叶之秋:等等啊,我先看下技能加点。

潘林:“……”

李艺博:“……”

场下看比赛的国家队选手和众多陪练:“……”

“真难想象!中国队选手居然会犯这种错误!”茶小夏的耳机里,那位陪伴许久的瑞士解说惊呼:

“虽然我们知道这位替补选手是临时换账号卡上场,甚至来不及看加点情况也是正常,可是,他居然把这种话发到了公共频道!这可不是一位选手该干的事儿!我看看,啊,中国队这位替补选手,还是一位第一赛季就出道,经验丰富的老将……”

片刻冷场。随后,团队赛的公共频道,跳起了另外一句发言。

索克萨尔:领队……这里是公共频道……

偷笑声高高低低响起。

坐在选手席上看比赛的国家队队员们笑不可抑。光从这两个省略号,简直就能脑补出喻文州一手扶额,又是头痛,又是无可奈何,拿叶修一点办法也没有的样子……

公共频道里静了一静,似乎其他人,包括俄罗斯选手都被惊呆了。紧跟着,大片大片的信息滚滚而出,开始刷屏:

夜雨声烦:哇哦这个地图真厉害!大场面哎!战争场面!你们怎么想到选这个图啊,是不是想要和先辈一起奋战啊?

夜雨声烦:我跟你们说这个是没有用的!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,能打赢是因为本来就能打赢,不要以为换了你们自己家地图就能赢我们!

夜雨声烦:再说你们看看方向,我们是站在城里,你们是站在城外,明显我们才是正义的一方!

夜雨声烦:这是操纵角色,又不是真实环境里,我们不会溜冰不会滑雪橇要输给你们!

夜雨声烦:对了,听说你们这个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里的……

巴伦支手术刀:是列宁格勒。

夜雨声烦:哦不好意思,不太分得清……

哗啦啦啦啦啦,叶修开场时那句看似无意的发言,一下就被冲得不见了踪影。

黄少天的滔滔不绝中,两位中国解说一个激灵,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“啊,叶修又开始他的垃圾话攻势了……”

“是啊是啊,以叶修的经验,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……一看就知道是忽悠俄国人的……”

“垃圾话!垃圾话!”

得到解释的观众们心里一松。大片大片的笑声,终于在电视机前、在网吧里,高高低低飞扬起来。

黑暗的人群中,陈果对着大屏幕,独个儿笑得前仰后合。笑着笑着,鼻子一酸,眼圈忽然就红了。




拉多加湖生命之路的描述,全部来源于史实和资料。

时至今日,拉多加湖里,仍然沉没着无数的卡车,从水面上往下看,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长方形轮廓。

根据回忆录,当时的司机,确实是这样吊在车门外,用生命开车。

致敬。



纪念碑顶部的缺口,意为“被打破的包围圈”


也表示包围圈间隙的一条“生命之路”(左);纪念碑底部是长明火炬(右)



(ps:本章真没有喻叶。)

评论(84)

热度(4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