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双花】张佳乐喝下抹了盐的伏特加

嗷嗷!

想不到还有番外二!

可以说是非常惊喜了!

(以及今天我自己也更新了哟)(在这里        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47】



青霭白云:

加兰太太 @加兰 的《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》章 119 120番外之二

想不到吧还有番外二

粮食向,张佳乐&谢尔盖·卢尼奥夫斯基,【伏特加和盐】操作者,俄罗斯柔道老将

(为了照顾这篇番外的正主,)文中的外语基本附上了中文意思,所以不会有阅读障碍的,大家放心哈哈哈。

 

“嘿!”

隔着几张桌子,端餐盘的谢尔盖老远就看见扎小辫的中国弹药专家冲自己挥手。张佳乐坐在靠窗的位子,旁边那个头发短短刺刺的,大约是他的同伴。

眼见对方很想叫自己什么,但俄罗斯特色的、连起名的原作者都记不住的一长串姓名,实在不知从何开口,愁得那张精神的脸有些憋屈和尴尬。谢尔盖忍不住笑了,施施然向他俩走去。

“Сергей.(谢尔盖)Водка.(伏特加)”谢尔盖指指自己,示意对方也可以用账号名的简称。看着张佳乐一脸茫然,谢尔盖努力想了好一会,才硬着头皮吐出一个生涩的英文单词:“Vo,Vo(rrrr)dka.”

弹舌弹得很地道,典型的俄式英语。

张佳乐再怎么不懂,孙哲平也该懂了。听了孙哲平几句耳语,张佳乐恍然大悟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于是他手舞足蹈地,跟谢尔盖比划“Zhang Jiale”的发音。

真是把心思都写在脸上的一个人啊,居然还是中国队员里资历最深的老将。谢尔盖温和地看着对方,心生感叹,再一次羡慕苍天的偏袒。

 

语言不通,也总不能彼此干瞪眼,张佳乐很快叫来随行翻译小李,谢尔盖也邀请了他们的翻译伊万诺夫娜。

小李也是个打荣耀的,在B市读着外语系,暑假被选上做翻译志愿者。恰好他的二外修了俄语,这会正吃着饭,突然被自家大神召唤,对方还是俄国人,小李受宠若惊,盘子端过来时都差点一个踉跄。

一张方桌往往只坐四个人,一边是孙哲平和张佳乐,另一边俄罗斯女翻译自然要坐在谢尔盖旁边。小李正要主动去补椅子,谁料孙哲平很自觉地起身,不顾小李推辞把座位让给了他,然后自己去搬了椅子补在边缘,安然就坐。

左边是张佳乐,右边是孙哲平,前面是俄罗斯世邀赛选手和美女翻译,身为荣耀爱好者和二外俄语学生,小李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,紧张到手都不知往哪摆。

“здравствуйте.(您好)”小李试着同谢尔盖和伊万诺夫娜打招呼。

从异国人口中听到自己母语,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。谢尔盖像是终于找到话匣子的出口,噼里啪啦朝小李吐出一连串话语,恨不得把刚才想和张佳乐聊的东西,一股脑儿全倒过去。

小李被突然爆发的连珠炮炸得有些懵,赶紧把求助的眼光投向伊万诺夫娜。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人笑了笑,悄悄和谢尔盖低语两句,于是谢尔盖停了话匣,笑着投来抱歉的目光。

既是打过比赛的对手,又是互相欣赏的同道中人,张佳乐和谢尔盖有了翻译做桥梁,聊得甚是火热。随行的翻译必然是懂得荣耀、也培训过专业名词的,小李觉得他听着译着,得到不少打荣耀的思路启发。

——还有很多双方队友见不得人的黑历史。

 

聊着聊着,小李发现他的语速正在渐渐加快。

开始的节奏还算缓慢,简单句小李都可以直接转译,长难句就由两边翻译用英语交换意思,再分别转达给自家选手听。小李觉得这样挺好,还可以听听自己相对苦手的句子,伊万诺夫娜是怎么地道表达的。

后来大约是聊到了兴头上,张佳乐等不及小李把话说完,就马上回了自己的意思。小李觉着反正话都接的上,就半途熄火,直接转译起张佳乐的话来。

再后来,小李两片嘴皮子好久都没得到歇息,张佳乐的回话越来越提前,有时候小李甚至惊觉,自己明明还没翻译到那个意思,张佳乐就已经在回答里把话都回到了。

密集持续的互译,让小李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,体内的氧气疯狂输送给口腔和声带,居然弄得他因轻微的缺氧有些眩晕。晕乎乎的间隙,他还不忘感慨,话痨确实是需要天赋的,这么看来,黄少天可真是个人才。

他偶然撞上伊万诺夫娜的神情,忽然看到对方的脸上,满满地写着同病相怜。

小李第一次见识到,在两个语言不通的人中间,翻译的话竟像个存在感稀薄的小丫鬟,不瞅准时机见缝插针钻进去,主人连看都不看你一眼。

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真是太惨了。

最后,小李和伊万诺夫娜默默闭上了嘴,用同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,看着这俩人一个说中文一个说俄语,聊得眉飞色舞酣畅淋漓,聊得兴高采烈妙趣横生。

最令人惊悚的是,他们的意思还都基本对上了。

小李觉得自己要改变电竞选手、尤其是早期老将没什么文化的认知。他怀着崇敬的、虚心请教的、刮目相看的心情,悄悄向右边的孙哲平问道:

“孙大神,原来张大神他还懂俄语啊?”

孙哲平啜了一口咖啡,淡定地吐出一句:

“他懂个蛋。”

 

“哎,伏特加居然是可以加盐喝的吗?好不好喝呀?”好奇宝宝张佳乐对着谢尔盖的账号卡名,开始寻根究底。

“Водкадобавляет немного соли, мне это очень нравится.(伏特加加一点盐,我很喜欢)”谢尔盖热情邀请:“Я принес немного в комнату,вы хотите попробовать?(我带了点在房间,你要不要试试)”

“哎,可以吗?”张佳乐跃跃欲试。

饶是小李再怎么呆若木鸡,也瞬间意识到话题的走向开始不对。他赶紧拉住兴奋的张佳乐,一脸歉意地向对面两人说道:“I'm sorry, but it's better for our professional players not to dirnk wine now.Let'smeet for next time.(很抱歉,我们的职业选手目前最好不要喝酒,两位还是下次方便时再约吧)”

伊万诺夫娜一脸奇怪地问:“You professional players do not dirnk wine?(咦,你们的职业选手都不能喝酒的么?)”

“How can you attend competitions after drinking vodka?(喝了伏特加还怎么打比赛?)”小李一脸理所应当地问。

“How can you attend competitions before drinking vodka?(不喝伏特加还怎么打比赛?)”伊万诺夫娜一脸理所应当地答。

 

当然,酒还是喝不成的。即将走向各自的训练室前,张佳乐忽然正了神色,一字一句认真地说:

“You look like one of my best friend.”

谢尔盖明显一愣,迎上张佳乐真诚的双眼,心里忽然泛起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他温和地笑了,同样一字一句认真地回答:

“Now,you are(rrrr) one of my best fri(rrrr)end.”

无需翻译的转达,无需多余的话语,小李和伊万诺夫娜相信,这两句话,两人都明明白白听懂了的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点(带了私心的)超短后续:

几年后,小李和伊万诺夫娜在莫斯科的婚礼,说什么也要邀请张佳乐孙哲平和谢尔盖同去。

谢尔盖在Facebook上笑着说,这回你可一定要尝尝伏特加杯口抹盐的味道。

张佳乐兴奋地回道,好呀。

收拾行李的时候,孙哲平查了查攻略,抬头似是随意提起、又似是认真询问道:

“张佳乐,欧洲的郁金香快要开了。”

“——参加完婚礼,你跟我去趟荷兰,好吗?”

 

 

英文来自超棒的外援织言 @织言 ,俄文来自谷歌翻译(有错误请指正)。

以及我对俄式英语的认知来自B站的这个视频:av10924625

同样只有正主可以转载哟,谢谢大家,么么哒。

评论(8)
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