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26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25



肖时钦快速击打着键盘。生灵灭转动视角,上下左右,四下打量。

这场团队战,地图是他选的,上场选手是他定的,从完整的战术构想到细部的配合方案,也都是他一手规划的。整个国家队,上至领队和队长,下至每一个上场和不上场的选手,都对他赋予了无限的信任。

喻文州说:“交给你了。”

叶修说:“你先挑人。”

他们为他查缺补漏,给他支持配合。想尽一切办法,为他夯实布局的基础。

他知道对他的一贯评价是怎样。

“肖时钦善于以弱胜强。”他们说。

可是,被他选中上场的唐昊、楚云秀,并没有因为看起来会被视为“比较弱”,就抱有任何抵触情绪。整整两天的合练,国家队上上下下,哪怕一句影射的说笑话没有。

“肖时钦的指挥极其细密。”他们说。

可是,一向习惯了喻文州的指挥,习惯了战场上最大自由度的黄少天,在团队合练的时候,对他的指令,也是一个口令,一个动作。

“肖时钦的指挥,需要队友对他的绝对信任和服从。”他们说。

可是,在国家队里,脾气算是最桀骜不驯的唐昊,配合起他的指挥来,也从来没有半点迟疑。

所以,我们能赢的,不是吗?

“黄,探路。”

第一条指令敲下。

夜雨声烦飞速向前。枝叶簌簌的摇动中,黄少天的消息,在公共频道里一条一条刷了起来。

夜雨声烦:你好。

夜雨声烦:你们在哪儿?

夜雨声烦:你们家那个剑客居然没上场,好失望啊。

夜雨声烦:这次本来还想跟他打一场呢。

夜雨声烦:打个商量,下次擂台赛让他第一个出战行不?

夜雨声烦:你们家的战法居然是个女号?好少见啊!我们这边的战法只有一个女号,那还是女选手建的……

夜雨声烦:这背后有什么故事么?还是这个号是你女朋友送给你的?

夜雨声烦:对了你的角色名为什么要叫胡桃夹子?这么可爱的童话版名字和战斗法师真不搭!话说回来胡桃夹子我记得是个男的啊……

胡桃夹子:……

夜雨声烦:对了你们家的枪炮师这个名字真的很棒!居然叫喀秋莎!听起来就非常适合女枪炮师的名字了!说起来喀秋莎是我唯一会唱的苏联歌曲哎~~~当那梨花开遍了天涯,河上漂着柔曼的轻纱~~~

胡桃夹子:……

喀秋莎:……

初拥:我不信。

夜雨声烦:不信什么?这首歌我真的能唱全的!可惜比赛禁语音,不然我现场唱给你听!

初拥:国际歌。

夜雨声烦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中国队这一侧,整整半边看台,抑制不住的狂笑声惊天动地。

笑声中,剑光暴起。

整个大榕树地图,俄罗斯队由南向北,中国队由北向南。俄罗斯队六个角色,战法、狂剑、拳法家并肩突前,魔剑士护着牧师在中,枪炮师扛着重炮遥遥拖后。而夜雨声烦的剑光,就从女枪炮师背后削出,只一击,就把喀秋莎直接打至浮空。

“他从哪里跳出来的!”瑞士解说员天晓得看的是哪个角度的转播镜头——茶小夏只戴着耳机,这一点无从得知——扯直了嗓子惊呼:“他怎么会从这里跳出来!”

……您之前一定忙着看他的垃圾话去了吧。

茶小夏脸上笑容未收,默默吐槽。

这一剑惊心动魄。大屏幕上已经尽职尽责开始回放:俄罗斯队的三个近战并排走过,牧师走过,魔剑士走过。隔了五六个身位格,女枪炮师肩扛重炮,正在一步步踏过落叶。屏幕上一片安静,不见半点枝叶摇曳,也不见半片夜雨声烦淡蓝色的轻甲……

仿佛只是一眨眼。上一刻周遭安谧祥和,下一刻,匹练般的剑光,已经映亮了整个屏幕!

俗话说:只有起错的名字,没有起错的外号。

除去剑圣之外,黄少天还有一个名气稍低一些,但是更接近他本质的外号:

妖刀。

善隐匿,善伏击,善伺瑕抵隙,善一击必杀。

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。

到了冰雨扬起的那一刻,近身战能力排名倒数的枪炮师,便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“怎么样?”

方锐敲敲苏沐橙椅背。苏沐橙紧盯屏幕,轻轻摇头。

正面相抗或许还能回击一二。换了她被剑圣背身偷袭,急切间除了挨打,也只有挨打。

夜雨声烦得势不饶人。一记上挑将人撩到半空,冰雨展动,连突刺飞快出手。一剑,两剑,三剑,四剑!

连续四剑。双方一个翻滚、一个移动之中,枪炮师的重甲上,只留下了唯一的一个剑孔。

血流如注。

背后剑涛如雪。女枪炮师尚在空中翻滚,魔剑士已经转身回援,一记裂波斩飞快扫来。再远一点,牧师初拥手中的十字架上,苍白焰光幽幽燃起。

两相夹击。即便突破了这两个对手,还有三名近战组成的钢铁屏障,拦住归途。

冰雨一声轻鸣。升龙斩破空直上,几乎同一时刻,沉重的龙吟撕裂空气,战斗法师胡桃夹子返身奔来,战矛呼啸,当空疾飞!

一道流光直击长空。战斗法师的55级大招,怒龙穿心!

这一招后发先至,稳稳地拦在升龙斩拔起的路径前方,预判可以说是精准到了极点。然而夜雨声烦竟忽而一个侧身,原本应该笔直的升龙斩,被他操作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,恰巧避开!

“这也可以?”

潘林失声。几乎同一时刻,公共频道上,跳出了夜雨声烦的一句话。

夜雨声烦:真可惜。如果是伏龙翔天你就抓到我了。

伏龙翔天……

李艺博默然。

挂着耳机看比赛的茶小夏也默然。耳机里,瑞士解说倒是还没反应过来——或者说根本无从反应,话里话外,满是疑惑:

“伏龙翔天?伏龙翔天也是直着出去的呀!怎么可能抓到?”

……为什么抓不到?

龙抬头,就可以!

——所以,伏龙翔天可以偏转,升龙斩,为什么就不能偏转?

升龙斩这个技能,系统并没有像怒龙穿心这样,规定攻击路线一定得是直线啊!

依靠手动操作,依靠殚精竭虑的研究,依靠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和选手间充分的交流,为什么,不能在世邀赛上有所突破?

潇洒划了个弧形的夜雨声烦,轻盈地,点尘不惊地,落在上方高高的横枝上。剑光一闪,三段斩开路,转瞬掠过三个近战头顶。背后炮声连连,俄罗斯队唯一的远程,枪炮师喀秋莎已经落地,重炮上肩,对准夜雨声烦的落脚点连连开火。

大段大段的枝干被从空中轰落。连枝带叶,劈头盖脸砸向地面上的三个近战。

伤害不见得多高。然而挡视线。

并且神烦。

唰啦唰啦的枝叶坠地声中,夜雨声烦连跳带蹿,早就去得远了。他超乎寻常的存在感,还在公共频道里喋喋不休,余音袅袅:

夜雨声烦:拜拜啦~~~~嗨美女,你家战法没保护好你啊!

潘林:“……”

李艺博:“……”

黄少天,你这么秀,你家领队知道么?




我回来啦!

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么么哒~~~

评论(87)

热度(3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