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22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21

“啧啧啧啧啧啧。”

选手席的第二排中央,李轩一边看一边摇头。不但摇头,他还向后仰身,跟坐在后面的少年们点评:

“要说战斗民族就是耿直啊。你看那哥们,老王往哪儿跑,他就往哪儿跑;老王想去哪里打,他就跟着去哪里打——正确思路不是对手想做什么我偏不让他做么?”

“可是……”盖才捷欲言又止。李轩继续叹气:

“你看看你看看。这么个驱魔师,扛着身重甲,拎着把大镰刀,一步一个坑,一跳碎一片的,非要爬那么高跟王不留行打。你一个属地面的蛮牛,站在个尖顶上,跳也跳不动,冲也冲不起来,还要跟只飞禽互怼,找不自在么!”

高·飞禽二号·英杰:“……”

大屏幕上,王不留行和滴血大教堂,已经拼得火花灿烂。

滴血大教堂紧守门户,一柄战镰风声凌厉,劈、挂、砍、抡,时不时还用魂御掷出,丈许方圆内银光霍霍,水泼不进;

王不留行绕着对手急速飞行,上、下、左、右,各种攻击从种种意想不到的刁钻角度飞出。有的被战镰挡下,有的则穿过战镰空隙,在滴血大教堂的重甲上炸出点点焦痕,或者留下一片冰冻的痕迹。

战斗节奏极快。战镰和扫把不断碰撞,变向一刻不停。茶小夏挂着耳机,非常欢乐地听着瑞士解说口沫横飞,一边播报双方技能,一边描述一下王不留行的飞行轨迹……

“王不留行又飞起来了!向左!向右变向!再向左下方!直线向上!向右!翻身向后倒退!向……呃……”

他打结了。

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。

茶小夏在心底默默补充。

坐在他边上的老外,并不知道那个抱着手提电脑的中国人,为什么突然笑得像个傻子。

和没见过世面的瑞士解说不同,李艺博一看王杰希开了魔术师打法,就放弃了描述飞行线路的努力。他决定用更加意识流的方法来解说这场比赛:

“现在的局面是王杰希在进攻,俄罗斯选手在防守。从战略上来说,王杰希拥有绝对的主动权,不管是主动进攻,还是抽身离去,他都可以自由地做出选择。相对而言,俄罗斯这位驱魔师,则只能被动应对,一旦失手,整个局面立刻崩盘……”

屏幕上切出了滴血大教堂的视角。王不留行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绕着他飞成了一个光团——轨迹全部连起来的话大约会是个蚕茧,咳,或许是个质量不怎么好,不太均匀的蚕茧。一战镰抡出去,有时候眼看着好容易切到他了,刷的一下,人没了……

没了……

然后,砰的一下,不知道从哪里砸过来一个烧瓶。

大概率砸在你脚后跟,后背,或者后脑勺上。

“我们都知道,驱魔师的战斗方式主要分两派,一派主加力量,依靠硬身符、定身符等,与对手近身作战;另一派则主加智力,依靠寒冰符、烈焰符、落雷符、飞火流星等,与敌人远程周旋。这位俄罗斯选手的流派,显然是近身战斗,在这种狭窄地形上对战王不留行,颇为不利……”

李艺博滔滔不绝。

看转播的中国观众们个个轻松。

“你怎么看?”

国家队的选手们可不像李艺博,或者至少像李艺博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。苏沐橙仰头紧紧盯着屏幕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问左右两边的楚云秀和肖时钦。楚云秀没有开腔;倒是肖时钦轻轻摇了摇头,沉声道:

“刚不可守,柔不可久。”

他们都知道王杰希的压力。王不留行看似来去自如,其实脚下无根,万一什么时候挨了一下重的,被打断了飞行轨迹,麻烦立刻就在眼前。就好像李轩之前的比喻,飞禽攻击蛮牛,单方面打人的时候的确挺惬意;被那蛮牛一脚踩住呢?

骨头都能给踩碎了。

当然,魔道学者和驱魔师的攻击交换,还到不了这份上。可是所有人都明白,魔术师的诡谲多变,是以王杰希极度的专注,疯狂的转换视角,以及对敌方视角非同一般的了解换来的。压力之大,异乎寻常。

如果说遮影步是荣耀里的高端操作——咳,也就叶修用出来,解说不至于大惊小怪,别人都值得一阵大呼小叫的;那么,王杰希开启魔术师打法的时候,也差不多等于时时刻刻在开遮影步了。

但是……

“没问题的。”

肖时钦右手边,叶修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,双臂环胸,语气笃定。

“魔术师,已经起飞了。”

已经起飞的魔术师,或许有人能够当空挑落——但是,世上屈指可数的那几个人里,绝对不包括,这会儿与王杰希对阵的,俄罗斯驱魔师。





话说“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”这个梗有人不知道咩?

以及:

揣摩了一下叶修说“魔术师,已经起飞了。”这话的口气……

……嗷!

评论(66)

热度(3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