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兰

不开放转载……
特别是短篇,尤其不开放转载……

【全职高手同人】【世邀赛】如我西沉【119】

上一章走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18


薄汗不停地从脊背和额头渗出。头顶角落里冷风不停地细细吹拂,却好像完全无法降低比赛舱的温度。谢尔盖·卢尼奥夫斯基紧紧握着鼠标,却不敢死盯屏幕,全神贯注之余,还要随时准备移开目光。

地图载入,角色载入。屏幕上,弹药专家一手左轮手枪咔哒咔哒地换着弹匣,另一只手玩耍也似地抛接着手雷,远远站在了教堂另外一头。

……那个,以百花为名的,弹药专家。

比他还多打了一个赛季。即使算上中途退役,也和他一样打过了八个赛季。

上赛季亚军,本赛季四强——惜败于冠军队的四强。论年龄比他小了足足两岁,论手速、论操作,完全看不到下滑的迹象。

时至今日,打完世邀赛,仍然有余力在联赛中征战。

苍天何等厚爱。

而那位弹药专家已经开始跳跃——不是进,而是退。顺着塔楼内部,那曾经被冰霜冻过、被烈焰风暴燎过,被神枪手合身撞开过大洞的旋转楼梯一路向上,隐身于彩色玻璃窗边一片灿烂光影里。一边轻盈跳跃,一边信手往下射击。

那些子弹和手雷,冰冷的,灼热的,爆发光芒的,喷吐烟雾的,从塔楼的孔洞纷纷坠下,在他视野里开出一朵朵绚烂且危险的花。

而他必须向上。

向上,向上,接近那位弹药专家。在血量耗完之前达成近身,尽量打倒对手,或者,尽量给予对方最大的伤害。

柔道在攀爬方面显然比不过弹药专家,更何况张佳乐的习惯,一向是堆跳跃堆到丧心病狂。顶着头顶不时坠下的手雷和楼道内四下反弹的子弹,伏特加和盐在楼道内艰难攀爬,时时倚柱躲避,小小的血花,就这样一朵接着一朵,从他身上开了出来。

好不容易上到距离对手七八步远,顶上哗啦一响,彩色玻璃纷落如雨。而百花缭乱,已经从一枪穿云先前撞出的那个洞里钻了出去,直上塔顶。

“柔道的处境真的很艰难了。”

“是的,地形对弹药专家太有利了。这教堂外部塔楼林立,百花缭乱一路飞枪向上,可以说是轻松愉快,柔道靠攀爬近身就非常麻烦……”李艺博非常放松地点评:

“相信中国队选择主场图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。百花缭乱风筝对方近战,太能发挥自身长处了。”

“说起来我有个地方不明白啊李指导,”看着百花缭乱在几座尖塔之间肆意跳跃,而伏特加和盐钻出窗洞,顶着子弹艰难攀爬高塔,潘林接过话头:“近身这么麻烦,俄罗斯柔道为什么不索性待在下面不要出来,选择等系统刷新呢?”

“因为等刷新更加不利吧。”李艺博摇头:“系统刷新的话,把他直接刷到百花缭乱身边的几率实在太小。再说,现在百花缭乱可以说已经做出了实质性的攻击,伏特加和盐缩在教堂内部不动的话,很容易被视为消极比赛,遭到裁判警告的。”

这理由谢尔盖自然懂得不能再懂。伏特加和盐视角仰起,头顶阳光灿烂,百花缭乱砰砰砰砰一路飞枪,在几座尖塔之间转折回旋,犹如飞鸟。而他的柔道角色,就只能抠着塔楼上一格一格的窗框,不断用力,向上攀爬。

——圣家堂中央,最高的耶稣塔,高达170米。塔身下方的穹顶高75米,也就是说,伏特加和盐,需要攀爬将近100个身位格的垂直距离,才能在最高的尖塔顶端,堵到百花缭乱。

他能做到么?

也许这一切终究成为徒劳,也许等伏特加和盐千辛万苦爬到塔顶,百花缭乱已经飞枪离开,站到另一座高塔尖端。也许就算近身,残留的血量,也无法对百花缭乱造成多少伤害……

耶稣塔周围环绕着四座130米高的福音塔,塔尖水平距离仅有18米远;再远一点,是140米高的圣母塔,再远一些,水平距离不到30米,就是高逾百米,象征耶稣12门徒的12座使徒塔……

这点距离,对百花缭乱的飞枪,几乎不成为问题。弹药专家轻盈地、自由地跳跃在塔林之间,而对伏特加和盐来说,头顶上的塔尖高得令人望而生畏,像是倾尽全力,也完全无法触及的所在。

更不用说,百花缭乱在飞枪途中,还在不断向下射击。冰弹,燃烧弹,僵直弹;爆炎弹,感电式手雷,计时式手雷,毒气式手雷,爆缩式手雷。所有的攻击,在造成杀伤之余,更要想方设法地,将柔道震落塔下。

错失一步——就是生与死,胜与败的距离。

然而谢尔盖什么都没有想。伏特加和盐附身在中央的耶稣塔上,咬牙向上攀爬。

子弹与手雷,锋刃与烈火,就这样在伏特加和盐面前,铺开一条长满獠牙的漫漫长途。

在这条刀刃之路上,伏特加和盐向上,向上。

用尽所有的专注和坚毅。

用尽所有的血量和技巧。

向上,向上。

45%血量,20个身位格;

40%血量,45个身位格;

35%血量,70个身位格;

30%血量,50个身位格……

近了,更近了。辗转腾挪间视角一转,福音塔那飞鸟展翅一般的塔顶,已经赫然落到了视线下方。再向上30个身位格,就是立在耶稣塔顶部十字架上,居高临下举枪射击的,百花缭乱。

手雷翻滚,枪口森然。到这里所有可资躲避的窗格和凹陷都已不见,伏特加和盐双臂一振,沿着略微收窄、终于可以蹬踏的斜面,微微低头,鼓勇上冲!

喷出枪口的子弹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。冰弹,燃烧弹;爆炎弹,毒气弹……子弹与手雷倾泻而下,却没有一个能够阻碍柔道的前行——远程技能判定本来就弱,开了钢筋铁骨的柔道,更加无视一切异常状态!

而百花式打法……

脚下的路只有一条,眼前的塔尖只有一个,管他什么百花缭乱,管他什么,在眼前炸开的无数光芒!

20%血量!

10个身位格!

百花缭乱飞枪跳出!

伏特加和盐——扑出!

机械旋翼!

小小的螺旋桨嗡嗡展开。百花缭乱当空一个悬停,飞枪变向,已然与伏特加和盐擦身而过!

“没扑中!”

潘林和李艺博异口同声地喊道。

风声灌耳。

伏特加和盐和身拔起,跳出一条高高的抛物线,升到顶点时轻轻一顿,向下坠落;脚下,万丈虚空张开巨口,昭示着凡人无能为力,就连看一眼也要眩晕的绝望和恐怖。

仅仅三个身位格之外,百花缭乱手中左轮连连喷吐火舌,向侧面的福音塔塔尖飘去,姿态潇洒飘逸。

然而——

一声鹰啸!

伏特加和盐当空连踏,扭身,变向;视角扭转的同时双手相对,尽力张开——

捉云手!

忍到血量只剩20%,忍到顶着子弹和手雷冲上塔顶,忍到跳出高塔再和对手交错而过……

伏特加和盐,终于在这生死俄顷的最后关头,亮出了银武上的打制技能!

枪声骤急!

百花缭乱移动的轨迹,几乎已经扭成了一团乱麻;各色光影在眼前炸开,急速闪避的弹药专家,在光影之后若隐若现,如梦幻泡影!

这一刻,谢尔盖死死地睁大眼睛,任凭亮光刺激得眼泪迸流,右手稳持鼠标,决然一点!

中?

不中?

——中!

两个虚空中快速移动的身影飞速靠近,砰然轰响中,狠狠地撞在了一起!

近身!

擒抱!

柔道张开双臂,不顾一切地,死死抱住了弹药专家。

抱身投——取消技能,中断投掷!

紧接着,双腿屈起,盘在百花缭乱腰间,翻身!

空绞杀!

再接下来,双手紧抓对手,利用旋转的向心力,将目标扭杀在自己双手之间——

螺转旋风杀!

一连串短促的技能打出。抓取,取消;盘绕,取消;扭杀,取消——

不顾技能的浪费,不顾生命值的下降,不顾一切的一切,所有动作,都只为了那一个目标:

和百花缭乱死死粘在一起,无论如何,不可以有片刻分开!

跳出,抓取,擒抱;

虚空中不住翻滚,斜斜飞出;

一,二,三,四,五,六!

那一刻,所有的在场观众都屏息仰头,看着体育馆顶端,全息投影的最高处;

短短六秒,百花缭乱在空中百般挣扎,一刻未停;

飞枪、乱雷、膝袭,所有可用的技能全都使尽,却是手足都在柔道抱持的区域外侧,半点也挣脱不开;

从170米高的塔顶,越过一座座尖塔之间的缝隙,划出一条长长的抛物线;

轰然巨响中,同时坠地,血量归零!

满场死寂。

孙哲平猛然站起。

这位曾经的第一狂剑上身前倾,双手死死地抓在前排栏杆上,指掌用力,青筋暴起:

“张佳乐!”



英雄绝唱。

老将悲歌。

……哎。

对了,这是圣家堂塔楼。

评论(70)

热度(365)